咨询热线

15094929042

黄东成的诗(5首)

2019-04-18

  诗风周刊

  第110期

  主编:龚学明   顾问:黄东成

  投稿邮箱:yzwbsfsk2016@

  

  大地春回

  冰化雪消,大地春回。

  欣欣茂发的生命,

  洗澡着溶溶春晖。

  统统都在欢娱中发展,

  春也妖冶,

  人也娇媚。

  蛰伏的瑟缩萧条,

  复苏于叮咚春水,

  每一张笑貌,

  红润似春的花蕊。

  色彩、芳菲、乐奏,

  都在勃勃发火里融汇。

  抓紧播种的节令,

  快在油浸浸的黑土中,

  播下真,播下善,播下美,

  真善美在春光里产生,

  沉甸甸的金秋,

  将在成熟中沉沦。

  

  

  溪  流

  我不会浪浪天风的巨啸,

  只有采采流水的细吟。

  我轻轻吟着一支歌,

  把鲜红和青翠津润。

  津润丰富多彩,

  用我涓滴的贫寒。

  把终生献给大地,

  用我活动着的生命。

  我的生命清亮如流,

  汩汩吟唱:蓬蓬远春……

  尽量吟声眇小眇小,

  大地上留下了我的歌音。

  

  

  我是大山上一株小树

  我是大山上一株小树,

  大山不嫌弃我的弱小,

  他知道,无数个弱小的贡献,

  才有了大山的蕃昌。

  不论新绿,浓绿,

  大山都同样珍爱,

  专心血,滋沃根须,

  茁壮我们的筋骨。

  我们发展,

  荫蔽曾经的荒秃,

  我的命根子,

  连着大山的兴废。

  我崇拜高高的大山,

  我是大山上一株小树,

  大山培养的郁郁浓荫中,

  ——有我。

  

  

  擦边球

  一个好球,

  一个无法救起的终点好球,

  发火满场喝彩,

  活动员却一手盗汗。

  啊,三分告成,

  两分失误,

  五分幸运,

  太险。

  显着似已界外,

  遽然旋成擦边,

  好球臭球,仅只毫厘之差,

  好悬。

  并非技术精深的设计,

  实乃临界失误的幸免,

  绝妙险球,一次

  死里逃生的惊魂体验。

  

  

  诗在越冬

  诗在越冬,

  小鸟栖息冬的枝头,

  黄叶落尽,

  树也枯瘦,

  只剩下一副筋骨,

  与土地悄然相守。

  有根未枯,

  扎入土地深层,

  养精蓄锐,

  将水土精华吸收,

  来年,定将再

  萌发浓荫碧透。

  片片绿叶都是春,

  听百鸟啁啾,

  诗情生出彩翼,

  朗日,

  晴空,

  任意象翩跹自由。

  黄东成,闻名墨客,一级作家,资深编辑。